▉ 傳承百年使命 回應時代命題 為民族的振興強大做出新的貢獻 ──在紀念招商局創立1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今天,我們在這里隆重集會,紀念招商局創立140周年,回顧招商局140年來艱難曲折而又充滿輝煌的不凡歷程,總結探討招商局百年基業常青的實踐與經驗,激勵今天的招商局人繼承歷史使命,回應時代提出的新命題,不斷續寫新的輝煌。

  創立于1872年晚清洋務運動時期的招商局,是中國第一家民族工商企業,是洋務運動至今僅存的碩果,在十九、二十、二十一的三個世紀留下了自己深深的足跡,是一部百年不衰、薪火相傳的商業傳奇。在百余年的發展歷程中,招商局歷經晚清、民國、新中國等許多重大社會、政治變革,一直站在時代的前列,發揮著特殊的作用,它又是一部百年中國近現代化進程的見證史。因此,紀念招商局、總結招商局、評價招商局,乃至于繼承招商局,都需我們有歷史的視野、全局的高度,將招商局置諸140年的歷史長河中,置諸國家的百年現代化進程中,去研究和評判。黑格爾在其名著《歷史哲學》中曾指出,觀察歷史的方法大概有三種,即:原始的歷史、反省的歷史、哲學的歷史。我們總結歷史、紀念歷史,其最終目的,都是要從歷史中發現規律、汲取智慧、獲得啟示,建立思維與認識的框架,以更好地指導未來。招商局作為中國民族工商企業的開拓者與代表者,一直是研究中國企業發展史的一個重要樣本,據目前所查到的資料,最早在1935年即有學者發表研究招商局的論文。自此近80年來,海內外不少論者從諸多維度對招商局的發展,包括其成功與失敗、輝煌與不足、啟示與教訓等,都作了深入的闡述,我以為都很寶貴。集其要者,可以概括為這樣一個框架,即:一個大的背景、三個重要關系、五項關鍵因素。

  一個大的背景,就是研究、總結招商局的百年歷史,必須要把它置于中國百年近現代化進程這樣一個大背景中,招商局是這一進程的開啟者,也是這一進程的重要參與者。在中國,很少有這樣一個商業機構,與國家的近現代化進程有如此密切的聯系、有如此漫長的同行。因此,研究、認識招商局,一條貫穿的主線、一個不變的背景就是國家的近現代化進程。

  三個重大關系,就是由于中國社會的特殊性、中國近現代化進程的特殊性、招商局歷史的特殊性,要深入地研究、認識招商局,就必須要深入地研究、認識三個方面的重要關系,即商業與國家的關系、商業與政府的關系、商業與時代的關系。

  五項關鍵因素,就是回歸招商局作為一個商業機構的本身,探討支撐其經營成功、常青不衰的商業基因到底有哪些方面,其中有五項關鍵因素尤其值得我們總結和繼承。

  我想圍繞這樣一個框架來認識、總結招商局140年的歷史。

  (一)

  招商局發展的140年,正是中國社會、政治、經濟發生深刻變化的一百余年,其中一條主線就是中國的近現代化進程。所謂近現代化,就是“modernization”,近現代相對于傳統而言,近現代化過程就是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的變遷過程,它引起社會生產力、經濟制度、政治制度、思想文化乃至人們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和心理態度等多方面的變革。中國的近現代化進程是一個漫長而至今未竟的進程。

  招商局的創立可以說是中國近現代進程開啟階段一件有標志性意義的大事,概括而言就是:臨數千年未有之變局,慮后千百年長治久安之計,開千百年未有之舉。19世紀中下葉,兩次鴉片戰爭的炮火打開了閉關鎖國多年的中國的大門,也動搖了中國幾千年傳統社會的根基,面對民族危亡,仁人志士們多方探索出路,其中之一就是興起了向西方學習的“洋務運動”。洋務運動初始以學習西方創辦軍事工業為主,以求“兵強”,但經過十余年的探索,主事者逐漸認識到,只有“富”才能“強”,因此轉而學習西方創辦民用工業,招商局就此應運而生。

  作為一家商業機構,招商局固然是在“謀利”的考慮下創辦的,但它的創辦,不僅是謀一企之利,而是謀舉國之利;不僅是謀一時之利,而是謀萬世可行之利。招商局創辦人李鴻章即曾明確指出:“茲欲倡辦華商輪船,為目前海運尚小,為中國數千百年國體商情財源兵勢開拓地步”、“(創辦招商局)乃借紓商民之困,而作自強之氣”。李鴻章把招商局的創辦當作“洋務之樞紐”,其后又稱之為是他“開辦洋務四十年來最得手文字”,寄予的期望之高非同一般。并且招商局的創辦也得到當時許多中外人士的積極評價,時人稱“中國制造槍炮,彼人毫無猜忌,惟招商局之設,則(洋人)群懷隱憂。此實中外大局一關鍵”,還有人評價到:“中國辦理海疆十余年,惟招商局深中肯綮”、“創立此局(招商局),謀深慮遠,實為經國宏謀?!?國家)轉貧為富、轉弱為強之機,盡在此舉”。招商局的創辦之所以被寄予如此大的厚望、被給以如此高的評價,原因也許可以用李鴻章的一句話來解釋,即:“冀為中土開風氣”。也就是中國學習西方的洋務運動,由此從“器”(器物)的層面,開始上升到“氣”(風氣)的層面,也由此使得變革開始觸及到中國幾千年傳統社會的根基。其所開之風,其核心就是在中國開了“商”的風氣,在一個幾千年“抑商”的國度,開始“重商、崇商、興商”,使整個國家的發展路向開始轉變,也就是李鴻章所言:“以商務立富強之基”。具體而言,表現在如下一些方面:

  一是在理念上第一次把“商”提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中國傳統社會,向來不重視“商”的作用、“商”的力量,正如清末的一份上諭中所指出“(中國)自積習相沿,視工商為末務,國計民生日益貧弱,未始不因乎此”。創辦招商局,是整個國家第一次在關系國家前途命運的一場重大探索中,把發展商業、振興工商作為一個重要的路徑與方向。國家命名了第一家以“商”為名字的現代公司:China Merchants。全社會開始把目光投向“商”的領域。招商局也在中國第一次提出了“商戰”的概念。招商局早期領導人、近代思想家鄭觀應在時人中較早指出:“商務乃國家之元氣”,并更進一步提出:“古之滅國以兵,人皆知之;今之滅國以商,人皆忽之”,“習兵戰不若習商戰”,這種種思想在當時不啻為社會思想界的一聲聲驚雷。

  二是在人才上第一次把國家的社會精英吸引向“商”的領域。中國自古有“土農工商”四民之分,社會精英熱衷于“學而優則仕”的道路,“得志則做官食祿,爭權奪位;不得志則吟詠嘯傲、孤芳自賞,即使窮困潦倒,亦不肯從事經濟活動以自養,更不肯親身參加工商業經營”。中國傳統的商人們也多是“株守故業,營營役役,計較錙銖,無它思想”,對社會政治事務缺乏關心、缺乏使命與擔當。招商局的創辦第一次使商人直接參與到了國家的社會、政治變革中,從社會的邊緣走到舞臺的中央,逐漸成為一支能與其他社會力量相抗衡的有代表性的力量。招商局吸引了一批知識分子精英參與到了自身的行列中,中國傳統社會的人才資源結構開始發生變化。

  三是在資本上第一次把社會資源向“商”的領域集中。有學者把招商局的創辦視作中國早期工業化的第一次社會動員。中國傳統社會中,商人賺錢后多用于置地與消費,社會閑置資金很難轉化為工商業資本。據有學者統計,當時社會對工商業的投資僅占整個社會收入所得的1%。招商局的創辦,向社會公開“招募商股”,是中國幾千年傳統社會中的第一次社會資本動員,開始把資源向“商”的領域吸引。招商局雖然經歷了初始的招股之難,但動員全社會資源發展工商業,為中國社會進步開啟了一條新的道路。

  四是在制度上第一次把“公司”引入中國,為“商”在中國的發展開拓了廣闊的天地。20世紀初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巴特勒(Nicholes Murray Butler)曾這樣總結“公司”制度的意義,他說:“股份有限責任公司是近代人類歷史中單項最重要的發明,如果沒有它,連蒸汽機、電力技術發明的重要性也得大打折扣”。著名學者馬克斯‧韋伯也曾指出:“在現代經濟生活中,信用工具的發行,是資本合理積聚的一種手段。股份公司尤其是屬于這一項目的”。中國晩清也有學者深刻地認識到“公司制度”的巨大作用,曾指出“西洋諸國,開物成務,往往有萃千萬人之力,而尚虞其薄且弱者,則合通國之力以為之,于是有鳩集公司之一法”、“(這些國家)之所以橫絕四海,莫之能御者,其不以此也哉?”。因此,“公司不舉,則工商之業無一能振;工商之業不振,則中國終不可以富,不可以強”。招商局作為中國第一家公司,一改中國數千年社會集掖資本純靠商幫親緣關系的傳統,而開啟了一個“陌生人合作”的制度平臺,這是對中國經濟走向近現代化的一個重大貢獻。1883年《申報》曾評論:“招商局開其端,一人倡之,眾人和之,不數年間,風氣因之大開,公司因之云集,雖其中有成與不成之分,然其一變從前狹隘之規則”。這使得中國商業組織從此走上“糾眾智以為智、眾能以為能、眾財以為財”的道路。

  當然,除“氣”(風氣)的層面外,在“器”(器物)的層面上,招商局也做出了諸多貢獻,如:創建了中國第一支現代商船隊,開創了中國近代采礦、冶煉、紡織、電信等諸多新興產業領域,對中國的早期工業化貢獻良多。

  不過,放到一百余年的歷史長河中看,我們更看重招商局在“開風氣”方面的貢獻。正如著名經濟學者陳志武先生以頗具浪漫情調的筆觸所寫到的那樣:“一百多年前,輪船招商局在上海成立時,那可是一件歷史性事件。那件事除了標志著‘中國人從此有了自己的蒸汽輪船了’,更重要的價值是,它開啟了中國社會里商業組織現代化的歷程,這一歷程是中國經濟崛起、工業技術現代化的基礎,也是中國現代化進程的晴雨表”。馬克思曾說過,商人對世襲而停滯不變的社會來說,是“一個革命的要素”、“是這個世界發生變革的起點”。招商局與中國近現代化進程百余年同行的歷史,就是以招商局開“商”之風氣為始、不斷以“商業成功推動時代進步”的百年歷史。

  (二)

  招商局140年的發展歷程中,中國社會發生了滄桑巨變,招商局也幾經沉浮,經歷了眾多的艱難曲折。其衰其興、其誤其成,固然有招商局作為一個商業機構運作的原因,也折射出百余年的國運盛衰、政商關系、時代變遷。因此,回顧、總結招商局百余年來的成敗得失,就必須要認真總結、審視三個重要關系,即:商業與國家的關系、商業與政府的關系、商業與時代的關系。

  1. 商業與國家的關系

  “國計商情”,是招商局從創辦起就認真面對的一個重大課題。招商局早期領導人盛宣懷曾經講過,既要“謀商情”,又要“籌國計”,二者應“息息相通,生生不已”。招商局從其自身百余年的發展歷程中深刻領悟到一點,就是:“國運即商運”。任何一個企業,雖然其經營地域無國界,但其不可能孤懸于國家、民族發展軌道之外,國家的命運對企業的發展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國家穩定繁榮,國民經濟穩步增長,百業振興,國強民富,企業就能在良好的社會環境中得到更好的發展;國家內外交困,國民經濟衰落,國弱民窮,各項產業凋敝,企業就得不到持續、良好的環境支撐,難以成長。因此,當今世界500強的企業,大多出自于政體穩定和經濟發展、發達的國家和地區。招商局過去100多年來,在晚清和國民黨時期,雖然有過初期的短暫輝煌,但其后由于國家動蕩、戰亂頻仍,發展基本上長期處于緩慢或停滯狀態,有幾次甚至險遭滅頂之災。有學者曾專門對比了招商局與創立于1870年的日本郵船會社二者后來不同的發展路徑與命運,得出的基本結論是:招商局發展之所以遜于日本郵船會社,根本的原因是中國的洋務運動、戊戍變法等未能成功改變中國的國運,而日本明治維新則把日本從一個傳統國家改造成為現代國家。歷史一再證明,沒有社會政治的重大變革與進步,經濟建設的點滴成就必然是極其有限的。解放后,由于國家政權的更迭,老招商局被迫解體,從此沉寂于香江一隅,直至迎來新的改革開放時代,才使這家百年老店重新走到歷史的前臺。國家興則企業興、國家強則企業強,反之,國家亂則企業衰,對此我們有著深刻的感悟。

  也正是理解到企業與國家命運的息息相關,招商局把自身的發展同國家緊緊聯系在一起。中國近現代化進程有著兩個重要主題,一個是“強國富民”,一個是“救亡圖存”,招商局在這兩條主線上都做出了特殊的貢獻。

  在發展工商業以“強國富民”的同時,招商局在中國近現代史上的許多重大歷史關頭,都挺身而出,站在歷史進步的一邊、站在民族大義的一邊,如:19世紀末抗擊殖民侵略的運兵捐餉、辛亥革命的抵押借款、抗日戰爭的大義沉船、解放戰爭的毅然起義等,無不彰顯出招商局“籌國計”之殷,這也積淀形成了招商局“與祖國共命運”的企業核心價值觀。

  今天的國家富強,為招商局的發展提供了堅強的后盾和廣闊的空間,我們要一如既往地弘揚招商局傳統的愛國主義精神,主動地關注國家、民族的發展進步,融入國家發展戰略,在實現國家戰略、推動國家繁榮中取得企業的發展。

  2. 商業與政府的關系

  著名歷史學家劉廣京先生曾說過“政商關系是中國歷史上的重要課題”。招商局140年的發展歷程中,曾經首創了中國特有的“官督商辦”體制,并成為當時洋務運動所辦新式企業的通用模式。后來又經歷了商辦、國營、股份制改造等多種模式,政商關系一直是伴隨招商局歷史的一個重要課題,也是影響招商局發展的重要因素?;毓?、總結招商局的歷史,政商關系必須納入我們的視野,并應給予理性的分析。

  中國是一個落后的經濟體國家,在早期工業化、現代化中,單靠私人資本不足以啟動國家的工業化進程,國家資本必須參與其中。據統計,洋務運動開展30年以來有據可查的72家近代企業中,官辦、官督商辦占資本總額的77.6%,商辦只占22.4%。國家資本在工業化中的參與,帶來的一個必然問題就是政商關系如何處理。招商局140年中,經歷了封建制度、資本主義制度、社會主義制度,也經歷了計劃經濟、市場經濟,同時自身實行過從官督商辦到股份制等不同的管理體制。在每一種制度、體制下,招商局都有發展快的時候、也有發展慢的時候,政商關系的處理不在于去政而存商、也不在于去商而存政,二者不是矛盾對立的。實踐證明,政府之手與市場之手都是發展經濟不可或缺的,關鍵在于二者能各制其事、各有其度、互相制衡、互相促進,也就是學者所言的“取得國家與商人之間的平衡”。招商局創辦人李鴻章對于企業按商業規律辦事始終堅持不渝,他曾明確指出:“(招商局)事屬商辦,宜照買賣常規”、“商務應由商任之”,政府只應盡政府應盡的責任,即“賴官為維持”。所謂政府須維持的事項,就是要“立商律、諳商情、恤商艱、護商權、育商德”,以及在商力有不逮時國家給予相應的支持。李鴻章曾言:“(辦商務)與別項官事稍有不同,只能綜其大綱,略其細故”。若政府直接干預、控制企業經營,則必然帶來諸多問題,梁啟超曾謂之“代大匠而斫者固未有不傷其手矣”。招商局史專家黎志剛研究指出:“招商局最初10年較為成功,是政府的財政支持和公司商人管理的自主權之間平衡的結果,特別是李鴻章對度的把握比較好”。但政商關系的處理,如果只是系于主事官員個人的水平、見識(如最初10年李鴻章的“力主由商任之”),則終不長久,這一點鄭觀應即曾一針見血地指出:“李傅相(即李鴻章)不能永在北洋,又不能保后任如李傅相能識大體,借此興商”,“日后直督換人,若所委總辦假公濟私者,流弊不堪設想”。因此他提出必須要借制度來規范政商關系。1904年大清《公司律》的誕生開啟了規范政商關系的制度先河,但這方面的制度體系在中國一直不夠完善,使得包括招商局在內的許多企業、特別是國有資本為主的企業,經常受政商關系的影響,“官樣足,則商人離;官氣少,則商情恰”。因此,梁啟超曾大聲呼吁:“試有人問我以中國振興實業之第一義從何下手,吾必答曰改良政治組織,再答曰改良政治組織,三則亦曰改良政治組織”。令人欣喜的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的逐步建立,中國企業的產權、自主經營權得到有效?;?,公司治理結構日益規范和完善。政府在放權的同時,為中國企業的發展創造良好的政治、社會環境,政商關系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招商局能在今天發展到其歷史的最好水平,與此不無相關。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要繼續推進經濟體制改革,指出“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我們可以期待,政商關系在今后的中國會有更加堅實的制度保障。與此同時,我們還要繼續推進招商局的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建立更加良性、積極的政商關系。

  3. 商業與時代的關系

  中國古語曾有云:“三十年為一世而道更”,就是大概每三十年,時代會有一次巨大的變化,包括經濟、社會、思想等各個方面。招商局歷經140年,這樣的“道更”已經歷了近五次,也就是已歷有“五世”。實際上,隨著二十世紀以來經濟、技術方面進步的加速,這樣三十年潮流為之一變的速度正在越來越加快。招商局歷經“五世”之變至今仍能常青不老,源于招商局的創新精神,即它能不斷回應時代提出的新的命題。當年招商局創辦時在各報刊登的啟事中,即對自身的設局宗旨有過明確表述:“潮流如斯,勢難阻遏,中國惟有急起直追”。從第一代招商人起,就在我們的基因里埋下應變、創新的種子。其后,在每次大的時代變革面前,招商局都能把握大勢、立于潮頭,以創新的精神應對變化,如:在中國的改革開放時代,招商局作為排頭兵走在了國家許多改革的前面,也把自身從一個單純的航運企業轉變成為一家綜合性的企業集團;在全球化和中國城鎮化加速推進的時代,又緊緊地把握住機遇,取得了快速的發展,企業核心競爭力顯著提升。

  今天,全球經濟格局及中國經濟發展方式都又處于一個重大變化的時代,給百年招商局提出了許多新的課題,我們同樣要以創新的精神,通過不斷地審視我們的戰略、我們的管理、我們的商業模式、我們的文化等,來應對變化、迎接挑戰、把握機遇。德魯克曾言:面對變化,我們只能走在變化的前面。因此,在今天這樣一個大變革的時代,我們尤其要學習招商局前輩們的精神,善于把握大勢,善于得風氣之先,以變應變、變于變前。

  (三)

  在從中國近現代化進程以及國家、政府與時代的宏觀層面考察招商局百年歷程的同時,我們也需要回歸其作為一個商業機構的本身,從微觀角度考察其之所以能歷經百年而不衰的商業基因。總結起來,如下五項關鍵因素不可或缺:

  一是人才。鄭觀應曾講過,企業的發展壯大,“要而論之,得人則興,失人則敗,故欲事之興,惟在得人而已”。招商局歷史上的兩次輝煌和每一次實現平穩較快發展,其重要因素之一都是得益于人才的聚集。

  企業人才,首先在于領導之才。梁啟超曾言,“蓋為一小國之宰相易,為一大公司之總理難”,“今世生計界之競爭,其劇烈殆甚于軍事,非具有生計學之常識,富于實際閱歷,而復佐之以明敏應變之天才,以之當經營之沖,鮮不敗矣”。作為企業領導,固然要其智足以權變、其勇足以決斷、其仁足以取予、其強足以能守,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種擔當精神和使命感。創辦招商局在當時為千古未有之舉,凡“非常之舉、謗議必興”,在重重阻力中,李鴻章曾言“我輩若不破群議而為之,并世而生、后我而起者,豈復有此識力”,并言“世人皆怕談、厭談洋務,但吾若亦不談,天下賴何術可以支持焉?”,因此他“喜聞談洋務之言,以致冒險負謗”,這樣的擔當精神和果敢任事、舍我其誰的氣魄,百年后讀來仍令人心生欽佩。招商局第一代領導人唐廷樞亦曾言:“天下事,謀遠者,不計利;創始者,難為功”,他明知當時領導招商局很難一時取得成績,但發展民族航運業的使命感促使他毅然拋棄洋行大班之位而加入到招商局行列中來?;褂形頤譴蠹宜熘惱蘊挪晃飛O沾罅ν菩姓?、劉鴻生不支一薪義務服務招商局、袁庚不惜晚年政治生命在蛇口推動改革等,都成為招商局領導人的典范。招商局百年不衰與有這樣一批值得尊敬的領導人有很大關系。這種抱負遠大、看重使命、堅持目標的弘毅精神是值得今天每一位招商局經營管理者所效仿的。

  招商局對于各類經營管理專才也一直以來給予了高度重視。盛宣懷曾言:“必欲造就后起之秀。凡成事者優予拔擢,僨事者嚴予懲處,則人才何難興起,權利何難盡收”。招商局創辦之初,就把培養和使用各類專業人才列入《局規》之中,并在后來通過資助新式學堂以及直接辦學,造就了中國第一批自己的航海高級管理人員與技術人才隊伍。蛇口工業區創辦后,也是首先在人才政策上試行改革,通過公開招聘,掄選真才,造就了一支高素質的人才隊伍,支撐了蛇口工業區乃至于今天集團的發展。

  當然,我們在歷史上也有過用人不當、遇人不淑,乃至個別企業領導人道德操守的問題,給企業造成了不小的損失,這需要我們始終保持警覺。

  今天的招商局事業,正在向國際化拓展、向新的市場領域拓展、向新的戰略方向拓展,人才是我們高度重視的問題。我們要通過在企業營造良好的機制,吸引大批人才加入到招商局的隊伍中來,真正形成用人唯賢、人才輩出、人盡其才、才盡其用的生動活潑局面。

  第二項關鍵因素是務實。招商局從創立起就抱著“實業救國”的思想,興洋務、辦實業,通過一步步堅實的努力為民族的進步做出貢獻。招商局的創業者們崇信:“不求做大官,只求做大事”。不希望“論事之人多,任事之人少”,要拋棄清談玄議,真正做實事、務實效。改革開放以來,招商人響亮地提出震耳欲聾的時代口號“空談誤國、實干興邦”,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新的時代第一。在新世紀的調整重組中,我們又明確提出不僅要把企業做大作強、做強,更要把企業“做實”。崇尚實干、尊重實情、看重實效,始終是推動招商局不斷前進的動力。

  第三項關鍵因素是開放。招商局以“設局招商”創立、以輪船航運起家,與生俱來以江海為伴,有“海納百川”的開放包容胸懷。在企業經營上,一百多年來,地域不分東西南北,市場不分海內海外,是中國最早“走出去”的企業。招商局創立十年,招商局的船隊東行美國舊金山,西至英國倫敦,東南亞已是招商局的近洋航線。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招商局又獨資開發了新中國第一塊對外開放的土地──蛇口工業區,面向香港和世界,開招商引資之先河,彰顯了招商局突出的開放精神。今天,招商局在國際化的步伐上進一步加快。

  同時,招商局在開放中重視學習,身上流淌著學習的血脈。從學習使用西方的先進技術──現代輪船,到學習使用西方的現代企業制度──股份制;從大膽引進使用外國航海人才,到以無遠不屈的氣概“走出去”遠航英美;以至在改革開放伊始,學習許多西方先進理念應用于蛇口工業區的開發等,招商局一直是以學習的胸懷來面對先進事物、面對不斷改變著的世界。不斷地學習進步成為了招商局這一常青之樹的扎地深根。

  第四項關鍵因素是競爭。招商局從創立的那天起,就被置于競爭的前沿,與外商直接面對,創造了中國企業收購兼并外國企業的案例,迅速壯大了民族航運實力與規模,打破了外資航運企業的壟斷和把招商局扼殺于襁褓之中的夢想。近代曾有人言:“(中國企業)其事業為外人所不能競爭者容或有成,競爭稍劇烈者則罕有不敗”,招商局的成長、發展打破了這一預言。今天,招商局的所有產業都處于競爭性的行業,唯有通過競爭才能使我們在市場中立足。我們明確提出要“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和諧企業”,就是要把招商局置于國際競爭的大舞臺,去與市場的先進企業比,在自由、開放的經濟體系中贏得商業的成功,贏得市場的尊重,并實現我們每個招商人的價值。

  第五項關鍵因素是穩健。如果說創新是招商局發展引擎的話,那么穩健就是招商局發展的安全閥,它使企業避免失控以至失敗。歷史上,穩健經營一直是招商局的傳統,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們又明確提出不僅要把企業做強、做大,而且還要把企業做好、做長,為此我們提出了招商局的企業科學發展觀──“規模、質量、效益均衡發展”,并在實踐中形成了十項管理工具和十大管理理念。招商局的管理文化已成為招商局歷史的寶貴財富。

  各位來賓、朋友們!招商局的同事們!

  140年華誕,是招商局發展的重要里程碑,更是招商局邁向未來的新起點。剛剛閉幕不久的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了到2020年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宏偉戰略目標,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仍是興國之要。招商局作為央企的重要一員,是實現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戰略目標的重要生力軍,在國家的現代化進程中肩負著重要的責任。當今世界形勢復雜多變,經歷了新世紀第一個十年的經濟繁榮,在金融?;撓跋煜?,全球經濟從過去的“強增長”周期轉入一個“弱增長”周期。中國在保持了二十年高速發展后,經濟下行壓力在加大,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突出,面臨結構調整、產業轉移、資源重組、市場多變等諸多壓力。面對挑戰,我們要有強烈的責任感和?;?,深刻反思我們的不足與差距,進一步增強迎難而上的信心與勇氣,發揚傳統,持續創新,開創未來。

  我們要不斷挖掘歷史與傳統,服務于企業今天的發展。招商局作為一家“百年老店”,只有正確認識自己的歷史,才能在復雜多變的環境中把握方向;只有正確理解自己的道路,才能在現實奔騰的浪潮中走向進步。對于這彌足珍貴的歷史與傳統,我們應該心存一份敬畏,既不能忘記與拋棄,也不能僅只用來炫耀與裝點門面。一位哲人說過,傳統不是守住爐灰,而是熱情火焰的傳遞。在這偉大的變革時代,那些和招商局百年商道相伴隨、與基業長青相聯系的血脈基因,是我們情感的依附、智慧的啟示、前行的根基,需要我們一一銘記。18世紀的美國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be)曾有過一句名言:“不懂歷史的人,注定要重蹈歷史”(Those who don’t know history are destined to repeat it) 。歷史之于經濟學家,就像實驗室之于物理學家那樣重要。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企業的發展面臨越來越復雜的環境,碰到越來越多的問題,需要我們去深入挖掘歷史,剖析百年營商過程中成功和失敗的案例,汲取有益的營養,尋找出問題的有效答案,并使之服務于企業現代的發展,取得“以史為鑒”的效果。實際上,在中國這樣一個未竟的現代化進程中,許多“歷史的問題”也是“現實的問題”,而許多現實問題,都有著躲不掉的歷史淵源。有不少歷史主題超越了時代,在百年時空隧道中呈現出不變的性質,正是這種不變,也使得我們今天的紀念大會有了特別的意義。

  我們要繼續點燃創新的火花,催生招商局下一個十年乃至更長時間發展的“新支點”。對于招商局來說,我們需要創新傳統產業的商業模式,又要加大新產業、新市場、新業務的探索,形成新的戰略性增長點,對招商局未來的發展構成更有力的支撐。面對當前復雜多變的形勢,我們要進一步解放思想,認真按照集團新十年戰略的部署,繼續堅定不移地推進理念的創新、市場的創新、商業模式的創新、管理的創新、產業的創新、金融和實業的互動,拓寬自身發展的新路徑。我們要調動每一個管理者和員工創新的積極性,促使他們在思考和行動中點燃創新的火花,照亮招商局的前路和夢想。過去十年,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黃金十年,招商局也贏得了一段高速發展的階段。大家在一種狀況里浸潤太久,難免會失去對環境的敏感,以致當環境發生變化時,不能及時地做出“反應”,這是我們應該時刻警惕和避免的。

  我們要肩負起歷史的責任和使命,合力將招商局推向一個嶄新的高度。招商局的早期領導者徐潤曾經說過:“天下之事,創始為艱,守成不易,乃一定之理也?!畢衷?,歷史的接力棒已經傳到我們這一代人手中,歷史的目光正在注視著我們。我們常常說: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夢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前人已經給我們積淀了發展的基礎、創新的條件和上升的優勢,我們這一代人的夢想和責任就是要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和諧企業,實現新的跨越式發展,合力將招商局推向一個嶄新的高度。為了這個夢想和這份責任,我們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腳踏實地。我們想得不妨大一點、遠一點,但要從小做起、落到實處。只要充分發揮出大家的智慧,通過我們共同汗水的澆鑄,我堅信在招商局的百年發展之路上必定會留下一座由我們這一代人建立的里程碑。

  各位來賓、同事們!

  140年來,招商局為歷史演繹了精彩紛呈的故事。今天,歷史在期待下一個招商局的故事。古人講要“踵事增華”,也就是要繼承前人的事業,并使之更加美好。讓我們在黨的十八大精神指引下,共同努力,銳意進取,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人類文明進步的浩蕩洪流中,沿著一代代招商人探索出來的百年商道,續寫招商局基業常青故事的新篇章,再創新的輝煌!

  謝謝大家。

●最新鑲★拷|淇℃伅
 
 
黔ICP備05001456號    版權所有:貴州云關公路有限公司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北京路266號高速公路大廈10樓
電話:86-851-5992219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后三组选包胆参考计划 云南时时开奖软件下载 pk10计划群稳赚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直播 重庆时时生肖彩 电玩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看牌抢庄怎么玩 怎么玩抢庄牛牛能赢 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 重庆时时彩杀号技巧 北京pk赛车10官网 重庆时时彩手机下载 老时时360记录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10分钟赚10万 快速时时走势图